加入收藏 |
当前位置:主页 > 1.80复古传奇私服 > 正文

新开1.99七彩刺影他以千亿美元征战世界,却在家门口被里外合击?(2)

2017年11月17日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我来说两句   

但是这场令人眼花缭乱的“砸钱计划”,却没能收获完美结局。

  但是这场令人眼花缭乱的“砸钱计划”,却没能收获完美结局。

  芯片和存储器一向被视为国家和地区战略级的核心产业,不容外资轻易染指。

  因为包括“政治”在内的原因,紫光入股力成、收购美光等多项计划被叫停,投资西部数据更是在最后阶段被CFIUS(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)紧急终止。

  3

  赵伟国曾将自己形容为“饿虎”,其“胃口”并没有因为并购受挫而有半分减少。

  存储器领域收购不成,紫光一不做二不休,决定自己研发再投产。企业收购有限制,人才“收购”却轮不到政策指手画脚。其后的两年间,紫光接连挖来了前华亚科董事长高启全和前台联电CEO孙世伟,引得台湾半导体界大为恐慌。

高启全被称为“台湾DRAM教父”,曾是当今世界第一大半导体企业——台积电的大将,也曾引领南亚科打败英特尔。孙世伟则曾带领台联电实现翻身,将其市值扩大三倍。

  高启全被称为“台湾DRAM教父”,曾是当今世界第一大半导体企业——台积电的大将,也曾引领南亚科打败英特尔。孙世伟则曾带领台联电实现翻身,将其市值扩大三倍。

  挖角的同时,紫光宣布与“大基金”(国家产业发展基金)合资成立长江存储公司,另在武汉兴建全球最大3D储存型快闪记忆体(NAND Flash)厂。

  作为非消费类品牌企业,普通舆论对于紫光的大动作知之甚少,但其背后,却牵涉着国家级的产业战略意义,以及世界级的商业战争。

  而所谓的“红色产业链”和大陆产业威胁论的背后,则是长期把持这个巨大市场的外资巨头们,对外人要来分一杯羹的各种围追堵截。如果这个人来自新加坡,或许就变成了新加坡威胁论。

  大陆地区每年进口芯片的总值高达2500亿美元,存储芯片(内存)是最大头,国内自主制造的主流DRAM和NAND Flash芯片却是零。如今,韩国占据全球DRAM市场80%的份额、NAND Flash为60%,这样的局面令全世界感到“害怕”。

  举个简单例子:2016年第四季度,三星因Note 7事件遭受巨额损失,但当季,三星电子的季度利润却高达78亿美元,同比猛增50%,其原因便在于存储芯片的大幅度上涨。

  该季,苹果、华为、小米、VIVO/OPPO等中国手机厂商都在抢内存芯片产能,导致其价格疯涨,占据DRAM市场47.5%占有率的三星,顺理成章成了最大赢家。

因为元器件价格上涨,中国手机品牌的价格纷纷调高,就连一向以性价比著称的小米,其红米4和红米4A的价格都提升100元。

  因为元器件价格上涨,中国手机品牌的价格纷纷调高,就连一向以性价比著称的小米,其红米4和红米4A的价格都提升100元。

  对此,中国消费者怨声载道,纷纷斥责企业“稍微有点规模就想着捞钱”,但事实上,这些企业是有苦难言,钱也都被韩国企业捞去了。

  如今,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手机生产国和消费国,但中国手机企业的利润加起来还不如三星电子一个季度的利润多,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在于,手机最值钱的是各类“芯片”,但中国手机,绝大多数只能用“外资芯”,钱自然也只能给外资赚。

  赵伟国给紫光存储事业的使命,是希望将这些钱留在国内,至少成为一个平衡市场的力量,不要让中国企业乃至全球下游企业如此任由两三家巨头宰割。如今已经是紫光大将的高启全则强调:“一定要有人扮演在全球平衡三星的势力,这样的局面对大家都有利。”

  因为这样的理想,也因为有资本、有人才储备,紫光也被业界认为是最有可能颠覆韩系(三星+SK海力士)一家独大局面的新力量。

存储是个巨级投入、慢发展的事业,赵伟国设立的目标是“十年跃居全球存储器前五大”,而在另一项事业——移动芯片上,因为有展讯世界第三的基础,他直接喊出了“三年追赶高通”的口号。

  存储是个巨级投入、慢发展的事业,赵伟国设立的目标是“十年跃居全球存储器前五大”,而在另一项事业——移动芯片上,因为有展讯世界第三的基础,他直接喊出了“三年追赶高通”的口号。

  但他这话刚出口,高通的战争就打上门来,而且找到了本土“带路党”。

  4

  高通是全球手机芯片业的霸主,代表着企业级的最高水平,其在CPU、GPU、基带等方面都居于领先地位,特别是在基带技术上一直都是市场的领导者。

  基带技术是手机芯片最大的难点,强如苹果也没搞定这项技术,三星的基带水准亦是乏善可陈。

  而在中国,则有三家企业在基带技术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分别是台湾的联发科,大陆的华为和展讯。

  华为做基站出身,基带技术是其看家本领。整合这类技术,华为推出了海思芯片,供应自家手机,并据此规划产品线,在互相支持间实现了手机品牌的大跃进。

  展讯的相关技术则来自与英特尔的合作以及此后的自主研发。2014年9月,紫光引入英特尔90亿人民的资金,让出展讯20%股权的同时,也拿下了英特尔x86架构的授权。

  2016年,英特尔在移动处理器端“投入超过100亿美元,亏损超过70亿美元”后,宣布退出手机芯片领域,其合作伙伴展讯接棒成了英特尔相关技术的最大受益者。

  算上各类层级的手机芯片,目前中国具备生产能力的企业一只手数得过来。其中华为、小米的芯片主要用于自家使用,联发科和展讯的芯片则面向全球企业。

  按照性能和价格,手机芯片分为高端、中端、低端三类,高通主攻中高端,联发科和展讯主攻中低端,但这样的局面里,高通却感到了威胁并且率先“发难”。

  虽然身为全球霸主,但高通正遭遇不大不小的困境。2016财年,高通实现营收236亿美元,净利润57亿美元,营收同比下降7%。

  入账的减少来自行业的变化。其最大客户苹果从去年开始引入英特尔的基带,三星、华为和小米则纷纷研发自有芯片,这样的局面令高通颇为焦虑。

高通营收减少的同时,竞争对手的发展却越来越快。

  高通营收减少的同时,竞争对手的发展却越来越快。

网友评论

推荐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