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
当前位置:主页 > 1.80复古传奇私服 > 正文

新开1.99七彩刺影他以千亿美元征战世界,却在家门口被里外合击?

2017年11月17日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我来说两句   

 

  文丨华商韬略 · 华商名人堂 陈光

  过去两年,清华紫光董事长赵伟国是全球半导体产业最受瞩目的角色。

  这位中国企业家誓言要在半导体领域争取一席之地,他带领紫光集团在国际国内的进击,也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改变世界半导体产业格局的“挑战”,并不时引发现有行业巨头的反攻与夹击。

  最近,反攻与夹击以更残酷的现实展现在了他面前:半导体霸主之一、被认为是紫光将来对手的美国高通,以业界没有料到的方式,打到了紫光的家门口,令其腹背受敌。

  一场亲者痛、仇者快的“内战”,随时可能发生。

  1

  一家新生的公司,却被认为有可能阻碍国内行业的发展,并由此引发业内的一场大辩论。这个匪夷所思的剧情,正在国内手机芯片业上演。

  5月26日,高通(中国)、建广资产、联芯科技(大唐电信(600198,股吧))与智路资产宣布,联合创立合资公司瓴盛科技(贵州)有限公司(JLQ Technology),该公司面向中国市场,主打智能手机芯片业务。

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为29.8亿人民币,其中高通以现金的方式出资7.2亿元,占股24.133%。

  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为29.8亿人民币,其中高通以现金的方式出资7.2亿元,占股24.133%。

  表面上看,这是又一家“正常不过”的合资企业,但消息刚刚宣布,便在国内半导体业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。

  首先做出点评的是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叶甜春,他在朋友圈称:

  “合资定位竟然是低端,这是引狼入室打乱仗。目标恐怕不是联发科而是展讯。国字号资本不应该干这事。”

  叶所长的评论引发轩然大波,不仅被多家媒体采用,还有报道据此将合资企业中的中方称为“皇协军”。争论四起之际,叶甜春再度出面表态:“朋友圈评论两句,居然有人拿去做文章,这不好吧?”

  相较叶所长的息事宁人,另一行业大佬对该合资企业则是寸步不让。

  他就是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。期间,赵伟国接连转发了“正反方”各一篇文章,并在评论中直接点名李滨、孟璞等关键人物。

孟璞是高通中国区的董事长,李滨被赵伟国认为是资本方的实际控制人,大唐电信旗下的联芯科技则是实施主体。

他以千亿美元征战世界,却在家门口被里外合击?

  孟璞是高通中国区的董事长,李滨被赵伟国认为是资本方的实际控制人,大唐电信旗下的联芯科技则是实施主体。

  两条评论里,赵伟国将三方“喷”了个遍。

  作为中国半导体企业界的头号人物,赵伟国因何为一家合资企业而出离愤怒?

  一切还要从紫光过去几年间的布局说起。

  2

  2015年底,华商韬略曾发表文章:《“清华系”赵伟国的野蛮入侵:涉资2700亿,买遍全球半导体》,介绍了赵伟国和紫光集团在半导体产业的宏图和雄心。

2000到2010年之间,从PC热潮到大萧条,清华紫光的名字逐渐消失在了消费者的视野之中。期间,集团历经多次资本与结构重组,转变为如今的紫光集团有限公司。

  2000到2010年之间,从PC热潮到大萧条,清华紫光的名字逐渐消失在了消费者的视野之中。期间,集团历经多次资本与结构重组,转变为如今的紫光集团有限公司。

  2009年6月,从紫光“出道”、后独自创业赚了大钱的赵伟国,重返紫光并掀起改革大潮,并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推进政策引导下,以“自主创新加国际合作”为“双轮驱动”,确立了以集成电路产业为主导,向存储芯片与存储器制造、移动互联、云计算与云服务等信息产业核心领域集中发展的产业方向。

  这一思路下,2013年起,紫光先后进入芯片设计、芯片研发、半导体制造、产业整合等一系列符合国家战略意义的领域,而且每每出手都瞄准世界级目标。

  在产品端,紫光设计了两条主路,一是移动芯片(包括手机芯片和物联网芯片),二是存储设备。

  当时,大陆地区还没有一款拿得出手的智能手机芯片,存储器芯片更是至今没有显著成果。

  这两个领域均有极高的门槛,全球的“大玩家”始终是那几家。作为闯入者,紫光主打资本手段,通过并购、投资、合资的方式确立较高的起点,然后以此为基础展开新的研发。

2013年底开始,赵伟国大有买遍全球之势,其并购的对象均是产业链端最有实力的企业。

  2013年底开始,赵伟国大有买遍全球之势,其并购的对象均是产业链端最有实力的企业。

  在大陆,紫光斥资18.7亿美元和9.07亿美元连续收购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展讯通信和锐迪科微电子,成为世界第三大手机芯片企业,又与美国西部数据合资创立紫光西部数据公司,并引入英特尔90亿人民币投资,共同发展“展锐”(展讯与锐迪科)芯片事业;斥资25亿美元收购原惠普旗下新华三集团51%股权,成为中国排名第一、世界排名第二的网络产品与服务领军企业。

  紧接着,集团又创立长江存储,并在成都、南京陆续签约落地总投资额近100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与存储器制造工厂,目标是全面构筑从“芯”到“云”的信息产业生态系统。

  在美国,紫光拟斥资37.75亿美元收购西部数据15%的股份,成为其最大股东。华尔街的消息称,西部数据190亿美元天价收购闪存芯片厂商闪迪(SanDisk)的背后,也和紫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期间,赵伟国还公开表示,计划以230亿美元收购另一巨头美光科技。

  在台湾,紫光宣布出资6亿美元获得台湾力成约25%的股份,成为这家全球最大记忆体封测厂的最大股东。赵伟国还隔空喊话,希望“展讯、锐迪科与联发科合并,携手超越高通”。

  联发科是世界著名的IC设计商,在岛内IT界的地位仅次于“大哥”台积电,在全球手机芯片领域,联发科也仅次于行业霸主高通。

  赵伟国行事和说话风格刚毅,如旋风般卷动美国与台湾业界;紫光的势头则更让对方警惕。投资力成是大陆企业首次涉资台湾半导体产业,传奇私服外挂,入主西数、美光亦是大陆业内前所未有的手笔。台湾和美国媒体将紫光的并购从大陆产业威胁论上升到了政治高度,甚至还创造出一个“红色产业链”的名词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(博客,微博)》数次约访赵伟国,千方百计地想从他口中“套话”;台湾的财经媒体则将“赵伟国”三个变成了头条标题必备,不仅反复解读、分析,还拉来了张忠谋、郭台铭等大佬做点评。

网友评论

推荐信息